乌克兰美女总统
?
 首頁
用戶登陸:  密碼:   快速注冊  
分站: 中國西部煤炭網  華北站  西北站  西南站  華中站 | 東北站 | 校友錄 | 回音壁
 首  頁  煤炭新聞  政策法規  新聞寫作  技術論文  項目合作  文秘天地  礦山安全  事故案例  煤市分析  煤價行情  煤炭供求  物資調劑  礦山機電  煤礦人才  

王革新:母親 今又重陽

中國煤炭新聞網 2019/10/7 21:07:09    散文薈萃
  
        一九六九,寒冬臘月,我們坐上托里縣唯一的一輛老解放汽車回老家了。你和弟妹坐在駕駛室里,我和你哥哥坐在車廂上邊的貨物上,穿著皮大衣,蓋著大厚被子,一路上把人凍的。山路崎嶇,路況不好,汽車出了縣城就在廟爾溝的山里轉來轉去,繞來繞去,像個老牛車爬坡一樣,哼哼唧唧,匍匐前進,一會費勁的爬到山上,一會慌張的沖到山下,頂風冒雪,翻山越嶺,走了整整三天多才到了烏魯木齊。記得中途還在奎屯的七十二和沙灣縣的旅社各住了一夜,都是土塊房子,燒的是鐵爐子,說是旅社,其實就是一個大路邊的車馬店;進了屋子,一個大通鋪上鋪的全是麥草,我們母子五人啃了一些窩窩頭,喝了一些白開水,就擠在一個大被子里過夜,后半夜天真冷,把我們全都凍醒了,寒風吹動著大棉布簾子,猛烈地撞擊著大木門,像是有壞人要鉆進來一樣,我們心里都很害怕,誰也不敢說一句話。當時派性鬧得很厲害,你爸又是一個當權派,人家說只能規規矩矩,不能亂說亂動,出門要請假,回來要報告;我帶你們四個孩子回老家去,你爸說工作忙,不能親自送到火車站,就委托鐵路上一個親戚,是鐵路公安上的,把我們送上火車。由于人多沒有座位,白天你們就擁擠在燒水房外那一小塊地方,我小心翼翼的看護著你們幾個孩子,總是怕晃蕩的列車夾傷了你們的手腳,一輩子就完了;有時候看見燒火打水的人越來越多了,甚至排隊擁擠,又吵又鬧的,又怕燙傷你們烙下殘疾,我就把你們帶到旅客上下車的通道門口處稍站一會,讓你們扒在窗戶上往外看,叫你們靠在自己帶的行李上稍微休息一下,不要惹事,給別人一些方便;晚上瞌睡的不行了,挺也挺不住了,我就抱著幾個小的靠在行李上迷糊一陣子,你們大一點的孩子,就鉆在別人的座位底下美美的睡上一覺;天亮了,肚子餓了,你們才爬起來,找我要吃要喝,一點點干糧,你爭我奪,都吃不飽肚子,哭哭鬧鬧的,受盡了艱難;一個大人帶四個未成年的孩子,舉目無親,顧此失彼,走了三天三夜,就象走了一年,終于熬到了頭;一個陌生的地方——咸陽火車站。那時從火車上下來就像一個逃荒的難民隊伍一樣,大的領小的,帶上破衣服,背上爛被子,手里拿著吃飯的碗筷,喝水缸子,頭也沒梳,臉也沒洗,就坐上一輛人力三輪車,冒著淅淅瀝瀝的小雨,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的晚上,走進了一個小村莊——老家。
        從新疆回到關中農村生活,一無所有,非常艱難,有幾次家中斷了口糧,咱們差一點沿街乞討,別人借機想要孩子,我一個也不給人,硬是咬著牙把你們五個孩子養大成人。這些難處我從沒給你爸講過,我知道文化大革命你爸心煩,怕給他火上澆油,我也沒給娘家婆家人說過,知道農村人過得都很窮,怕為難親戚朋友,更不給生產隊要補貼,知道集體的東西不能隨便伸手,怕別人提意見。咱們剛回農村不久,我就病的很重,好像是腳氣,兩個腳流血流膿,不能下地行走,不能照看你們正常生活,為了給你們做飯熬藥,我爬來爬去,忙上忙下,結果傷口被細菌感染了,痛的我在家里大聲哭喊,叫爹叫娘的,先是醫生宗西來了,給我動了手術,打了消炎針,后來克泰又來給我上了祖傳的面面中藥,我的腳氣才慢慢好了,可以下地干活了,你姨婆也就回自己的家了;我又開始起早貪黑的繼續照看你們幾個有病的兄妹,你們每一天的吃喝拉撒,睡覺起床,看病打針,換藥吃藥,又都落在了我一個人身上。看著你們的病情,我痛在心里,難在臉上,想給你們增加一些營養,補一補身體,都沒有辦法,沒東西,三頓飯除了包谷茬子,紅薯,還是包谷茬子,紅薯,白面粉很少,有時找一點小米下鍋,再加一些面條,吃米爾面,放少許野菜,醬油,咸鹽,吃起來就很香,白饃饃吃得很少,肉菜過年能見一點就不錯了,所以你們的病老是好不了。  當時啥都緊張,買什么都要票,甚至有票也買不上,城里都是這樣,農村條件更不用說;莊家收成不好,副業一點沒有,大部分老百姓都為吃飯穿衣發愁。我除了給你們設法做上三頓飯,還要加班加點做衣洗刷,縫縫補補,天天晌晌按時下地干活掙工分,夜夜坐在小油燈下干家務,忙里偷閑,小憩一會,就給你們幾個上學的孩子蒸饃饃、烙鍋盔,好讓你們第二天帶到學校按時吃上。咱們剛回去寄宿在爺爺家里,一天天過去了,爺爺家的草房也壞了,咱們沒有地方住了,你們兄妹漫漫長大,一間房子也住不下了;怎么辦?由于祖上窮,沒有多余的房子,咱們窮,沒有積累,加之你們剛剛回鄉不久,年齡都小,身體不好,自己也沒有能力蓋新房子,你和你哥就到處跑,四處打游擊,哪里有地方就到哪里住一晚上;你們住過六婆住了一輩子的毛草房,有時外邊下大雨,屋里下小雨,住過二伯養牛養馬飼養室的大通炕,常常是氨氣熏人,嘔吐不止,住過生產隊夏收秋收用的大場房,四處跑風,寒冷刺骨,住過大隊部的廣播室,無門無窗,特別嚇人,還住過大爺家的廚房,大媽家的倉庫,小學教室,中學實驗室等地方;有時候也臨時借宿到左鄰右舍家里,或者跑到外村同學家里住上幾天幾夜不回家。那時,多么想有一個自己的房子。到現在我還記得那年重陽節,咱們剛蓋好新房子,院子很大沒安頭門,驢大犯了精神病,拉上咱家的狗,在大院里亂跑亂喊,別說把人嚇成啥樣子,就是那條大狗都讓嚇的瘋狂起來,一聲聲慘叫,一陣陣亂咬,最后鉆進狗窩不敢出來;你們兄弟姊妹年齡小,從此一到夜晚就害怕,只有我給你們壯膽,讓你們睡在炕里頭,我睡在炕邊上,炕頭還放一把鐵锨,準備打壞人,其實我膽子也小;幸虧當時壞人少,社會秩序很好,基本沒有人敢做壞事,我這樣也是做做樣子,以防萬一;掐指一算,那時我才四十歲左右,身體好、精神大,不怕苦、不怕累,一年四季都沒有好好休息過,你們五個孩子上學吃飯背干糧,穿衣穿鞋洗衣服、都要靠我給你們準備好;有時那個孩子得大病了,我就帶上到處去求醫看病,開學了交不上學費,你爸工資又沒有寄到,我就帶著你們四處去借。想一想,最艱難的就是磨面攪水,磨面不是太重,就是臟,費時間,扛麻袋累,攪水累的厲害,小伙子都怕,黃土高原都是深井,大約三十丈,一個人搬轆轤,一個人接轆轤,還要一個人墜繩,攪上來五桶水,到在一種叫梢的盛水的大木桶里,兩個男人一前一后用粗木杠子慢慢抬回家里,再轉到自己家里的大水缸中。我經常就和男人一樣,干這種體力活,磨面,攪水,一周一次吧,其余時間給生產隊干活掙工分, 夏收秋收扛麻袋,平時磨面背糧食,我也是自己干,從不讓你們干,怕影響你們長身體——你們只看見我忙碌,沒看見我休息,一天又一天,一年又一年,歲歲重陽,今又重陽,沒日沒夜,沒完沒了,你們長大了,我也老了。
        今又重陽,現在條件也好了,你們都成人了,你們的孩子都長大了,我高興之余,又想起來過去艱難的時候——十年咋熬過去的,農活咋干完的,五個孩子咋長大的,想著想著眼淚就流出來了,后怕呀,不敢想了。


作者:新疆塔城地區 王革新      編 輯:一鳴
本網站新聞版權歸中國煤炭新聞網與作者共同所有。任何網絡媒體或個人轉載,必須注明“來源:中國煤炭新聞網(www.mgdxm.tw)及其原創作者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?
本站實名:中國煤炭新聞網 中國煤炭資訊網
地址:重慶高新區陳家坪一城新界A棟3-3 郵編:400039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備案序號:渝ICP備05006183號
編輯部電話:(023)68178115、61560944
廣告部電話:(023)68178780、13996236963、13883284332
編輯部:
業務合作:   QQ群:73436514
Loading...
乌克兰美女总统 彩票怎么发朋友圈 ag电子哪个游戏好打 传奇赌博输很多 时时彩哪个计划软件最好 通比牛牛app下载 幸运pk10玩法技巧 牛牛什么牌适合抢庄 排列五开奖 体彩大乐透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官网 时时彩组6如何杀号 棋牌赢钱游戏 河北11选5网络平台 领先聚合赚钱 幸运分分彩计划人工 360彩票网安全吗